四川南充青居城遗址调查与初步研究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5-20 15:20     点击量:
 

符永利  罗洪彬  唐鹏

(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四川南充,637009

 

摘要位于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青居镇的青居城,始建于南宋淳祐年间,曾是宋顺庆府治、南充县治、沔戎司驻军所在地,为宋元时期重要的军事城堡,号为“防蒙八柱”之一。遗址占地面积约2平方公里,现存较完整的清代城门一座,宋代城墙数百米,另有窟龛造像、碑刻题记等多处。城内历史遗存丰富,自然风光壮丽,具有重要的历史研究、文物考古和旅游开发等多方面价值。

关键词:青居城遗址;宋蒙(元)战争;陈以勤;保护利用

 

The Survey of QingJu Castle Site in Nanchang City, Sichuan Province

Fu Yong-li,Luo Hong-bin

(School of History and Culture,China West Normal University,Nanchong 637009,China)

 

Abstract: QingJu castle site is located in Gaoping District of Nanchong City, Sichuan Province, built in Chunyou reign of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It was the legacy of Shunqing Prefecture, Nanchong County and Mianrong Division, as one of the eight most important castles against the Mongolia forces in the Song and Yuan Dynastties. The site covers an area of about 2 square kilometers. Its relics are the gates in the Qing Dynasty, the walls which have hundreds of meters long in the Song Dynasty, some grottoes and inscriptions. It has important value for the research of the history, archaeology and tourism development.

Keywords: QingJu Castle; The War between Song and Yuan; Chen Yiqin; Protection and Utilization

 

一、地理位置与研究概况

(一)地理位置

青居城遗址位于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青居镇青居山上,北距南充市区约18公里,最高海拔451米,濒临嘉陵江(图一)。青居城始建于南宋淳祐九年(1249),故又被后世称作“淳祐故城”,为当时山城体系中著名的“防蒙八柱”之一。城址所在的青居山,曾被誉为“治南名山”[①],山上林木蓊郁,烟霞迷人,遂又得“黛玉山”、“烟山”之名,清人何琬有诗赞云:“水向夔东浮绿去,峰从阆北送青来。”[1]卷四引人入胜的“青居烟树”早已是古南充八景之一,闻名遐迩。青居山不仅自然风光秀丽,而且地理位置重要,又有险要的山势和山顶开阔的平坝,从而成为古代军事战略的首选之地。此山“壁立七八丈,周迴十余里,雄险天成,”[2]卷二下临青居场,又扼嘉陵曲流[②],水陆关津俱可把守,南唐姚昂有诗赞曰:“天峙两峰南北峭,地盘一水古今流。”[3]卷一雄踞于山顶的青居城,便占尽这种自然优势,依山势斜筑城墙,外接东岩以为屏障,嘉陵天堑列于前,悬崖绝壁立于后,周围诸峰星罗棋布,有万夫莫开之势,不愧为“充国第一雄关”[2]卷二。正是由于这种重要的战略位置和独特的地理形势,青居城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在宋元时期,它上可与大获、运山二城相联络,下可与大良、钓鱼诸城相守望,在防蒙山城体系中占据着中坚地位,是一座攻守兼备的要塞。在清代白莲教起义以及后来的匪患时期,青居城亦作为护佑当地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坚固堡垒而发挥作用。

(二)研究概况

整体而论,青居城遗址的研究工作尚处起步阶段,有待完善。虽然巴蜀古城寨的研究起步较早,且现在已经逐渐得到重视,但学术界对青居城的关注还是明显不足。就目前所掌握的资料而言,仅王积厚先生发表过两篇相关论文,其余均为介绍性的文字。王先生发表于1990年的《南充青居山在宋蒙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一文,对青居城的战略地位和军事价值等做了较为详细的论述,但对青居城宋代以后的历史以及城内遗迹保存现状方面却没有涉及[4]2003年发表的《南宋抗元遗址淳祐故城》一文,在着重论述青居城历史的同时,收录了唐、宋、明各时期摩崖碑刻文字5通,开始将研究目光指向城内遗存。但此文所录碑刻不全,且多有疏漏谬误之处,对城门、城墙、龛窟造像、墓葬等遗迹的研究也很少[5]。除此之外,在一些论述宋元战争或其他宋元城寨的著作文章中也可散见对青居城的介绍,但笔墨不多,涉及方面也较少[③]。所以对青居城遗址进行全面的考古调查和深入科学的研究仍旧显得非常必要。

为此,20139月至20143月,笔者先后四次对青居城遗址进行了较为仔细的实地调查。共发现城门遗迹3处,城墙数百米,摩崖造像及舍利塔龛12龛,唐、宋、明、清摩崖题刻10通。现将调查情况公布于下。

城门及城墙等城防遗迹

青居山三峰(君子峰、金塿峰及东岩)并峙,青居城规划时便巧借地势,因地制宜,将三峰并包其中,城址平面呈现不规则形状,整个遗址占地面积约2平方公里。现存较为完整的城门一座(水城门),另外可确定的残毁城门遗迹二处,敌台遗迹一处,城墙遗迹主要集中在东岩和水城门附近,皆有不同程度损坏。水城门及附近城墙、双城门、东岩城墙遗迹应属于内城的城门和城墙,血水窝城门有可能属于外城城门。从现状来看,每道阶梯状山势处一般都会筑起一道城墙,多道城墙组合成为多道防线,状若道道铁箍,有效地加强了青居城的守御能力(图二)。

(一)城门

1.水城门

当地人又称东门,为拱形门洞,始建于南宋淳祐年间,重修于清咸丰四年(1854)。经纬度坐标为N30°4038.42″,E106°0655.33″,海拔405米。高2.46米,宽1.50米,深1.50米,方向南偏东5°(图三至图七)。城门内拱券顶部正中的长条石砖(0.92×0.51×0.35米)上凿一题刻,楷书,字径5-8厘米,内容为:“咸丰四年募化功果,六月二十四日谷旦修”。

城门右侧城墙残毁,左侧城墙保存较好,总长约200米。城墙砌石以竖条纹的清代条石为主,间杂刻有“人”字纹的宋代石砖。

     2.残门

位于血水窝[④],经纬度坐标为N30°4038.22″,E106°0705.28″,海拔383米。城门已毁,仅余部分城墙连接左右崖壁,城墙长约40米,高约4米,厚约2米,保存相对较好。

     3.双城门

经纬度坐标为N30°4033.93″,E106°0700.07″,海拔404米。毁于1958年,左右各存城墙一段,总长约15米,高3-4米,厚2-3米。

(二)城墙

东岩部分现存城墙遗迹长约200米,高约3-5米,厚约2-3米,顺山脊而建(图八)。根据城墙石规格及夯筑方式来看,此段城墙可分为上下两层,分别建造于不同的时代。城墙下层所用石料较为厚重大气,加工精细,切面呈方形,长约0.6-0.8米,宽约0.5-0.58米,高约0.5-0.6米,应是按统一规格加工而成。另从部分垮塌处可见,城墙切面呈梯形,外层由规格相近、加工精细的巨石垒砌而成,中为夯土,并按一定比例加入了碎石砖块等材料,做到层层夯实,保证了城墙的坚固性。而城墙上层所用石材相对较小,且规格不一,加工手法较为粗拙,筑砌方式也与下层城墙稍有不同。综合而言,从城墙砌筑方式以及石砖规格、纹路等方面来看,东岩段城墙下层当为宋代遗迹,而城墙上层应该是清代中后期至民国时期所修建。

(三)敌台

位于大佛洞右侧嘉陵江畔的崖壁顶端,经纬度坐标为N30°4019.69″,E160°0626.82″,海拔400米,平面大致呈椭圆形,占地面积约10平方米,可瞭望青居场及嘉陵江水道。

三、其他遗存

    据相关记载,青居城内原有各类遗迹众多,如灵迹寺、慈云寺、泗水亭、清风亭、白云亭、光相亭、仙人洞、七佛台、光明台、晒经石、晒经门、盌泉、丹井、铁塔等。其中岩灵迹寺为著名的药师佛道场,兴建于唐开元八年(720),南宋淳祐年间、明嘉靖年间均有重修活动。《舆地纪胜》载:“慈云寺,在州南四十里清居山[⑤],皓昇禅师开山,号牧牛道场,山有三峰,下瞰四水,古迹二十四处”,又云:“清居山,在南充县内,有泗水亭、白云亭、光相亭、吸江阁、五友亭。”[6]卷第一百五十六明陈以勤《南充青居山重修慈云寺记》中说:“(青居山)崖磴间,隐灵迹三十有四,最著者曰仙人洞。”[1]卷四《民国新修南充县志》亦载,金塿峰有七佛台、天池、晒经石及众多宋明石刻,东岩有大佛洞、光相台、千佛崖、盌泉、丹井等 [2]卷二。但是由于经年历远,这些古迹现已大多不存,且原本位置已难细考。

就目前现存遗迹来看,除了上述的城墙、城门、敌台之外,主要为龛窟造像和碑刻题记[⑥],也有天池、水井及崖墓等遗迹。

     (一)龛窟造像

主要分布在烟山(金塿峰)观音小庙周围和东岩灵迹寺大佛洞区域。按龛窟形制和大小的差异,可分为石窟和摩崖浅龛两类,从具体内容出发,则又可细分为造像龛窟和舍利塔龛两类(详见附表一)。

烟山观音小庙周围的龛窟,从西向东依次编号为烟K1-K7;灵迹寺大佛洞龛窟,从南向北依次编号为灵K1-K5。其中前者以浅小的摩崖龛像为主,皆残毁严重,后者则以较大的石窟造像为主,多经后人彩妆。烟K1、烟K2为舍利塔龛,烟K7原有造像一尊,被凿毁,根据局部特征分析,此像头戴高冠,冠两侧有长翅,似着明代官服,龛右壁题刻中有“大居士”字样,可知当是在家修行的居士像。灵迹寺大佛洞的灵K2为药师佛窟,始凿于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妆修于清乾隆十五年(1750);灵K3为三世佛窟,始凿于唐开元八年(720),重修于宋淳祐十二年(1252),后毁于文革,现存造像为后人用残石垒砌之后,泥塑而成。

(二)碑刻题记

青居城现存各类碑刻题记11通,按内容可分为造像记、龛窟维修记、城门维修记、募化功德记、游记等(详见附表二)。除水城门维修题记及烟K7右壁题记外,全部集中在灵迹寺大佛洞,为求方便,将水城门题刻编号为T1,烟K7右壁题记为T2,大佛洞题刻从南至北依次编号为T3-T11。较为重要的有T4药师佛窟装修题记、T5药师佛窟开凿题记、T6陈以勤《过灵迹废寺》诗碑、T8唐开元八年题记、T9重修东岩大佛记等。

(三)天池、水井

青居主峰烟山顶部有1个长方形天池,长约10米,宽约5米,池水“澄澈可饮,冬温而夏冽,四时不竭”。水井发现有1口,位于烟山观音小庙右侧下方,圆形井圈,井口直径约60厘米,深约3米,水质清冽。天池、水井为青居城的居民提供了生活用水的重要来源。

(四)崖墓

另外,发现崖墓十余座,主要分布于烟山观音小庙周围,墓门多为长方形,墓室呈弧角长方形,因被当地居民用来堆放杂物,具体数据无法测量。

四、几个问题的讨论

(一)青居城的特点

作为余玠领导全川所筑的众多山城之一,青居城必然具备山城的一些共同特点,但也会有其自身的特点。

1.选择天然险固之地,因山为城。青居山势陡峭,四周孤悬,石壁如城,直上数十仞,岿然杰峙,于山上筑城不仅可以极大地增强城寨的险固性,达到“云梯不可接,炮矢不可至”,而且能有效地阻遏骑兵迅如闪电的奔突之势,同时还可以大大减少筑城的工程量,为抓住战时先机创造了有利条件。

2.控扼嘉陵江水道。青居城依凭嘉陵江,既可借助水势增加山险,减少防御的正面,节省兵力,部分起到护城壕的作用,又可依赖水运沟通外界往来,进行兵力支援和物资补给,并且可便于发挥宋军水兵的舟楫之利。

3.选址靠近旧城。青居距南充市区30余里,与旧城相距不远,可以彼此互为犄角,便于战时的相互掩护,也有利于平时的散居生活。

4.具备自给自足、独立长期坚守的生活条件。青居上有三峰,山顶宽平,周回数千亩,有田土可耕,有林木可用,有泉水可饮,足以容纳众多的人家和军队长期居守。

5.耕战结合,军民同守。迁顺庆府治、南充县治于青居,又调沔戎司驻军于此,青居城成为官民保聚要地和耕战结合的据点。守军在城寨附近地区推广营田,“平时耕地种粮,广囤粮食于城中,战时城外坚壁清野,民入城中,军民齐心抗敌,做到既御蒙,又保民。”[5]耕战结合,军民同守,各安其业,各得其所,可作长期防守之计。

6.城防特点。城防布局方面,结合阶梯状的山地特点,青居城应有内外城之分,这样可以加大防御纵深,增强重点区域的防御能力。至于衙署区、军营、民居、仓库之类的具体区划,还需要考古勘探、发掘工作来确定。城防设施方面,就目前所见应有城门、敌台等,双城门从地名判断不排除有瓮城的设置,至于马面、炮台与一字城等虽未发现相关遗迹,但参照其他城寨,亦不应排除。仅存的水城门原应为两层曲拱门洞(由于经清代维修,改成单拱,后拱处变为平顶),两道曲拱之间设门,由外及内第一道曲拱顶部中间条石上凿有修城题记。城门洞较为狭窄,且具有良好的隐蔽性,这也是有效防御的重要措施之一。

7.建筑材料多为就地取材。青居城的城门、城墙等均使用石材砌筑,故又有“石头城”之称[5]。这种石材来源于青居山,一来石料坚固耐用,二来山上石料丰富,方便就地取材、加工和搬运。

8.重视精神防御功能。编号为T9的“重修东岩大佛记”中明确记载,甘闰筑青居城时,见东岩创自唐开元八年(720)的药师佛道场——灵迹寺已经荒败不堪,“仅余石像山隈岩角,荆棘蒙蔽”,他“一见怜之,为除丛秽,立精舍,补圣像之所缺,施金碧而妆饰之。由是,药师、老子与二菩萨,容颜奇妙,毫光照人,至于左右,绘画药叉护戒之神,置造宝床献具,规模大备,远近观者,莫不感叹。”甘闰在紧张繁忙的筑城工事中,却兴工修寺造像,并非无意之举,实含良苦用心,作为一名抗蒙军事将领,他深明人心凝聚之重要性,战时尤切,遂通过这种“广竖福田”的功德活动,来积极寻求法力无边的神佛的庇护,从信仰的精神层面来增强军民守城抗敌的信心和力量。这一举措正是加强青居城精神防御性能的体现。

(二)宋蒙(元)战争中的作用问题

以往评价青居城在宋蒙(元)战争中的地位时,均认为它是“防蒙八柱”之一,且位置居中,发挥着中坚的作用[4]。这是没有问题的,但还应该从事物的另一方面来考虑。

首先,从修筑时间上来看,青居城并不属于第一批山城。陈世松先生将余玠领导的四川山城防御体系的构建过程划分为三个阶段,青居城既不属于迫切性较强的“普遍创筑阶段(1243-1244)”,也不属于“重点充实加固阶段(1245-1248)”,而属于最后一个阶段——“进一步完善阶段(1249-1251)”,这一阶段基本上已经将各据点安排恰当,兵力部署就遂,防御区划明确,在军事上基本站住了脚跟,余玠为把防御战争转化为战略反攻,为收复陕南失地(汉中),创筑了新的军事据点,这就是南充青居城、通江得汉城和巴中平梁城[7]。可见,青居城的创筑是为了实现收复陕南失地的战略任务。这一出发动机,固然是与蒙古军队之前对南充的袭扰程度不高有关,但也表明青居城的战略作用在防御阶段并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

其次,从实际产生的效果来看,青居城在宋军抗蒙斗争中并没有完全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南宋淳祐九年(1249),余玠命甘闰筑青居城。甘闰此前就曾主持过合川防务,并修筑过钓鱼城,富有筑城经验。由甘闰负责筑城事务,反映了余玠对青居的重视程度。甘闰履地择险,大兴版筑,“因崖而成,斜筑长墙,接于东岩为外障”[2]卷四,三年始成,青居城工事之坚固亦可见一斑。随之移顺庆府治、南充县治及四大戎司之一的沔戎司于山上,既有大量民众,又有一定规模的驻军,真正做到“军以逸待劳,得守而战,民安业而耕,战时助军”[4]的耕战结合,其整体战斗力自是不低。同时,青居城雄据嘉陵江中游,为三巴之要冲,扼水陆之关津,先得地利。又命段元鉴为守将,此人屯兵苦竹寨之时,曾有不错的战绩,乃是一员猛将。故青居城实可称为“防蒙八柱”之中坚城,此绝非虚言。但由于宋理宗即位之后,对“李宗勉、崔与之、吴潜之贤,皆弗究于用,”[8]卷四十五而与史弥远、丁大全、贾似道等窃弄威福者,相与亲近。宝祐元年(1253),更是听信谗言,将功勋卓著的蜀帅余玠革职致死。南宋朝廷“君庸臣奸,每长城自坏”[⑦]致使民心大失,众叛亲离。加之用非其人,许多城寨守将不战而降,更使四川抗蒙山城体系日趋崩坏。宝祐六年(1258)蒙军“师至青居山,裨将刘渊等杀都统段元鉴降”[9]卷三,根本未作抵抗就投降了。青居城在宋军手里只存在了九年就被蒙军占领,是“防蒙八柱”中守御时间最短的城堡。可以说在四川抗蒙山城体系中,青居城虽占据着中流砥柱的地位,却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最后,从相反方面看,青居城在蒙古(元)军队攻伐南宋的斗争中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蒙军占领青居后,此城便成为蒙古进攻南宋的重要基地。元世祖中统元年(1260),忽必烈立征南都元帅府于青居山之龙笻坝,从此这里便成为了蒙古人在四川地区的军事指挥部。中统二年(1261)六月,以“青居山都元帅钦察等所部将校有功,诏降虎符一,金符五,银符五十七”[2]卷六;中统三年(1262)十月,忽必烈又诏令陕西行省及巩昌总帅汪惟正增兵青居城。青居城的军事地位日益凸显。又由于它地处钓鱼城上游,原本就是钓鱼城的屏障,二城之间互为犄角,存在着紧密的战略呼应关系,因此一旦降蒙,落入敌手,这里便自然成为了蒙古(元)军攻打钓鱼城的最佳军事基地。元世祖至元四年(1267),置东川路统军司(旋改东川府)于青居山,其目的就是为了便于对钓鱼城的进攻。至元十六年(1279),钓鱼城归元,天下初定,青居城完成了其历史任务,顺庆府治、南充县治重又迁回顺庆城,而将“山寨洞穴悉撤毁”[2]卷六,自此青居城日渐圮废,直到清嘉庆防御白莲教起义时才得以重建。总之,在宋军手中未能完全发挥作用的青居城,相反在蒙古(元)军攻灭南宋政权的过程中却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陈以勤的相关遗迹

陈以勤(1511-1586),字逸甫,号松谷,一号青居山人,顺庆府南充县水西里平川坝(今李渡镇阁老坟村)人,明代名臣,曾任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晚年进太子太师、吏部尚书等职,谥号文端。生平好书法,喜诗词,以道德文章,光重两朝。他告老还乡后,徜徉山水,足迹所到,必挥毫题诗,寄怀于文字。人们为了纪念他,便将这些诗词镌刻在石壁上。青居山作为他少时就读之处,自然更是他常游之地,他不仅捐银修复这里的慈云寺,作《青居山重修慈云寺记》,而且还留下多首关于青居山的诗作[⑧]。实物遗迹方面,大佛洞曾有陈以勤手书的“壁立万仞”四个大字题刻,可惜毁于文革。现存的仅有位于灵K2药师佛窟外左侧石壁上的摩崖草书《过灵迹废寺》诗碑,字迹遒劲,通篇气脉相连,一气呵成,潇洒飘逸,法度严谨,显示出陈以勤高深的书法造诣。又据《民国新修南充县志》载:“陈文端像,刻在青居寺后崖上,大如人身,系明代工[2]卷四。由此可知,青居山上还遗留有陈以勤的造像。20世纪八十年代,文物调查者尚可见到,此像位于金镂峰侧岩石上,为单尊石像,大如人身,头戴乌纱,身着朝服,手执朝笏,俨然而立。此像镌刻的缘由,是因陈以勤“以自己的俸禄重修过青居寺等,故后人镌此像,以诸纪念。”[10]但是其后由于年代久远,破坏严重,今人已多不知此像的所在。此次调查发现,龛窟造像中的烟K7中原有造像一尊,但已被毁,从残留的遗痕判断,此像的特征、大小以及地理位置正好与陈以勤像相合,因此可以认定烟K7当为陈以勤雕像。由龛右壁所刻的“大居士”字样,可知陈以勤应是居士一类的佛教徒,这由他捐资修复慈云寺也可说明这一点。

陈以勤的相关实物遗迹保存并不多,除青居山之外,仅在南充诸葛寺及金城山发现两处题刻,内容为《诸葛寺怀古》和《游金城山谒何忠靖公祠》诗两首。陈以勤作为南充历史名人,是重点打造的地方文化名片,青居山的珍贵遗迹在推动这一文化工程建设中必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四)保护与利用问题

青居城古迹众多,风景壮丽,是南充市境内少有的兼具自然与人文的高级别文化遗产。早在1994年,青居城遗址就已被列为南充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但事实上,这样重要的遗址,在今天所受到的保护程度仍旧远远不足。部分城门在土地改革和修建青居水电站时被拆毁。现仅存水城门一处,另有两座城门只能见到遗迹,其余城门的位置、状况都不详。城墙遗迹除东岩及水城门附近保存较好外,余皆残损严重,连接东岩与青居主峰的城墙也在修建青居镇通往南充市区的公路时被拆毁。灵迹寺中的石窟造像,虽然龛窟形制保留原状,但造像已经过多次重修,历史原貌多经改动。青居城遗址正经受着自然与人为的双重破坏,而后者更甚。因此,政府及文物管理部门今后应加强对青居山的有效保护,杜绝盲目开发,过度开发。为此,要重视以下几点:第一,要做好当地群众的基础工作,大力宣传文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增强文物保护意识,做到“保护文物,人人有责”;第二,要划定文保范围,对有条件修复的遗迹进行必要的修复,暂时不能修复的,维持原貌,就地保护,杜绝盲目修复,造成二次破坏。比如灵迹寺大佛洞,灵K2窟内四壁在妆修时,四壁涂红漆,将T3T4覆盖,使得后来人不易发现题刻,也给题刻的识读带来不便。灵K4在彩妆时,更将右侧菩萨及力士像都改成了弟子像,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对文物的二次破坏。这类情况一定要避免再次发生;第三,要协调好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之间的关系,注意旅游开发项目的科学性、可行性与多样性。青居山人文厚重,自然形胜,具有得天独厚的旅游开发价值。但开发之前一定要以保护为主,同时加强学术研究,深挖历史文化内涵,揭示其多层次的价值。开发之时,若能把军事战场遗址(抗蒙、白莲教)、宗教道场圣地(药师佛道场、牧牛道场)、历史文化名人(段元鉴、陈以勤、何琬、彭长泰等)、曲流地质奇观等相关点结合起来,打造文化旅游综合产业,应该会有相当广阔的前景。

 

调查:蒋晓春、符永利、罗洪彬、于瑞琴

刘欢欢、雷晓龙、郝龙、唐鹏

绘图:于瑞琴、罗洪彬

摄影:符永利、罗洪彬

 



注释:

[①] 据《民国新修南充县志》,此处“治南”当指南充县南部区域。

[②] 嘉陵江流经青居镇时,在镇东的上码头折向西,再往南,后北上,环绕20平方公里的牛肚坝后,最终完成九曲回肠的17.5公里,又回到镇西的下码头,形成了359度曲流,封闭率为0.98,属于深切曲流,被誉为“中国第一曲流”,堪称世界地质奇观。青居城即位于曲流闭合之处,可以控扼嘉陵江,为水陆锁钥之关津,其战略地位之重要不言自明。

[③] 如陈世松所著的《余玠传》(重庆出版社1982年),胡昭曦主编的《宋蒙(元)关系史》(四川大学出版社1992年),陈世松、匡裕彻、朱清泽、李鹏贵合著的《宋元战争史》(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0年),薛玉树的《宋元战争中四川的宋军山城及其现状》(《四川文物》,1993年第1期),易宇的《南宋四川地区山地城堡考察记》(《中国人文田野》第三辑),另有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发表在《南充报》、《南充日报》上的《青居古城》、《淳祐故城遗址》、《青居大佛洞摩崖造像》等简介性文字,均收于王积厚主编的《南充地区文物考古资料》第二集与第三集中。

[④] 据笔者实际走访,对“血水窝”这个小地名的来由,当地民众中普遍流行一种解释,认为明末清初时,“八大王”张献忠曾占领青居山,并在山上大肆屠杀民众,血流成河,自山上一直流入嘉陵江,“血水窝”就是当年张献忠杀人之所。此说的可靠性有待考证。

[⑤] 北朝西魏恭帝三年(556),建清居郡和清居县,后改名为青居,此处“清居山”即是“青居山”。

[⑥] 关于青居山龛窟造像及碑刻题记两方面的详细材料,另有专文论述,此处只做简单介绍。参见符永利、罗洪彬:《南充青居山佛教文化遗存初探》,《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第3期(待刊稿)。

[⑦] 语出清人彭长泰:《青居山阅宋时故城有序》,可参见袁凤孙等修:《南充县志》卷四《艺文志》, 清嘉庆十八年(1813)刻,县署藏版。

[⑧] 王积厚先生所辑的《陈以勤诗钞》中关于青居山的有四首,参见《南充地区文物考古资料》第三集,1990年。

 

参考文献:

[1]袁凤孙等修.南充县志[M]. 清嘉庆十八年(1813),县署藏版.

[2]李良俊修,王荃善等撰.民国新修南充县志[M].成都:巴蜀书社,1992.

[3]李成林等修.顺庆府志[M].清嘉庆十二年(1807)刻本.

[4]王积厚.南充青居山在宋蒙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J].四川文物,1990(1).

[5]龙鹰,王积厚.南宋抗元遗址淳祐故城[J].四川文物,2003(2).

[6]王象之撰,李勇先校点.舆地纪胜[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5.

[7]陈世松.余玠传[M].重庆:重庆出版社,1982.

[8]脱脱等撰.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7.

[9]宋濂等撰.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10]刘惠鸿.淳祐故城遗址[N].南充日报,1985-9-12(3).

  

附图:(略)

附表:

表一  青居城龛窟造像一览表

编号

位置

时代

形制

组合

龛窟内容

保存现状

K1

烟山观音小庙右下侧

明清

圆拱形龛

舍利塔

舍利塔,两层叠涩。底层居中有一小龛,上层居中有一圆拱形浅龛,内疑似题记

残损严重

K2

K1左侧2

明清

长方形龛

舍利塔

舍利塔,三层叠涩,中有一小龛

残损严重

K3

K2左侧观音小庙内

明清

不详

不详

龛内造像残毁

残毁

K4

观音小庙后壁正中

明清

圆拱形龛

一菩萨二弟子二力士

龛内为观音及“金童”、“玉女”龛外左右雕二力士立像

残损严重,龛内造像经新塑

K5

K4左侧

明清

不详

不详

不详

残毁

K6

观音小庙左壁

明清

圆拱形龛

 

空龛,无造像

残损

K7

观音小庙左下侧巨石上

外方内圆拱形双层龛

单尊居士像

陈以勤立像

残损严重

K1

大佛洞药师佛窟外右侧

明清

圆拱形龛

 

空龛,无造像

残损

K2

K1左侧

嘉靖二十四年(1545

穹窿顶深窟

一佛二菩萨二弟子一天主一帝释

药师佛、日光菩萨与月光菩萨、迦叶与阿难、天主与帝释

1750年装修,文革被毁,现经新塑

K3

K2左侧

开元八年(720

方形平顶窟

三佛

释迦文佛、阿弥陀佛、药师佛

南宋重修,毁于文革,现经新塑

K4

K3右壁

长方形双层龛

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及天龙八部

释迦说法

 

外表经新妆

K5

K4下方

长方形双层龛

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及天龙八部

释迦说法

外表经新妆

 

表二  青居城现存碑刻题记一览表

编号

名称

位置

时代

字体

字径(厘米)

尺寸(厘米)

详细内容

T1

水城门题记

水城门拱券顶部

咸丰四年(1854

楷书

5-8

51×92

咸丰四年募化功果六月二十四日谷旦修

T2

K7右壁题记

K7右壁

楷书

4-7

 

此大居士□(男?)……/……长□(全)……

T3

大佛洞装修题记

K2窟门外右侧

嘉庆十九年(1814

楷书

2-3

13×48

嘉庆十九年九月内补修/大佛洞共用去钱二十千佛会助钱/十千文僧道懋助钱十千文

T4

药师佛窟装修题记

K2右壁

乾隆十五年(1750

楷书

1-3

55×48

大清乾隆十五年岁次庚午季春月李钺公/后裔同门壻发心捐资装饰全洞佛像金身镌/石列名以垂不朽/邑庠生李□(奉?)妻杨氏男李唐蒲氏李□□氏李员/□□□氏助银二十六两/□□□李盖王氏男李申李□(叨?)王氏助银一两李皋冯氏/□□□李琰李氏男李□(巩?)秦氏李斗杜氏国学李卓□氏/邑庠生李义蒲氏男李中党氏李昂杜氏李印王氏/壻国顺生何其健李氏男何奋兴任氏助银十三两/韩铨李氏韩文灿文彩助银一两/俱系邑庠生李炎培张氏子孙

T5

药师佛窟开凿题记

K2左壁

嘉靖二十四年(1545

楷书

2-4

144×72

大明朝四川布政司顺庆府南充县人李钺妻罗氏男李逢春李遇春□□王……/李美臣李美宦李美巨但钺以吏养亲夫妇发心持素讽经念佛……/青居山大唐开元八年庚申建修药师道场一千六百五十余年……/年壬寅六月舍财妆饰中尊家居观音菩萨弥勒佛二十二年癸卯……/梁担一根供佛李钺一家发心开凿石殿一所内镌修/药师光王佛二大菩萨阿难伽叶天主帝释佛像七尊自本年十月……/通完本寺新旧功德兴工足够二年以上并不募众一草一粒皆自肩运/妆饰金价工资工食微末之需不计数矣伏愿/皇上万岁官僚高增禄位殿元秋元极登天榜官宦君子人民俱增……/龙天佛祖俯悯众生李钺修建末功忏除合家前生今世罪愆寿命……/无灾祸谨意/石匠杨紞本秀兴贵张大阳徐太清张崇智善士庞孔明杜万……/助缘僧人圆明圆兴觉果广山广岭广印妆匠程永健永……/皇明嘉靖二十四年乙巳三月吉日李钺鄙记本邑讽经禅僧洪钟徒普……/李钺用……/工完外李逢春李遇春李添……/菩萨三尊

T6

陈以勤《过灵迹废寺》诗碑

K2窟外左侧

万历七年(1579

草书

5-14

135×180

过灵迹废寺南山近大/江时有灯光出现/入山逢野寺望望起残烟/寂寞香炉在嵚崎石路/偏依岩惟故佛剔藓见/唐年靡靡多寒草泠泠/有旧泉风凄林影变/景晏鸟声迁祗见非/僧世安知有胜缘山灯燃/夜月江水映诸天忽漫前/时隔依然旧迹悬盛衰/每如此何处问青莲/万历七年春二月望日/赐进士光禄大夫柱国少傅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郡人陈以勤书

T7

唐碑

K5下方

 

 

100×50

文字风化不存

T8

唐开元题记

T6下方,T9左侧

开元八年(720

楷书

2-3

 

维大唐开元八年岁次庚申十二月己卯朔八日景戍果州青居山灵迹寺东岩大石像五身绵州巴西县人雍建成书大佛近果州南充县□□楚旧藏镌

T9

重修东岩大佛记

T6下方,T8右侧

淳祐十二年(1252

楷书

5-14

184×85

重修东岩大佛记  木匠都作头王坚提振官杨再兴/东岩药师道场创自有唐开元八年至我/宋淳祐壬子垂五百五十年矣阅岁滋久风雨飘颓仅余石像山隈岩角荆棘/蒙蔽先是前三年始城清居太守金城甘大将军履地兴版筑之役一见怜/之为除丛秽立精舍补圣像之所缺施金碧而妆饰之由是药师老子与二菩/萨容颜奇妙毫光照人至于左右绘画药叉护戒之神置造宝床献具规模大备/远近观者莫不感叹命诸徒德谦义忻旦夕扫尘严香火之奉广竖福田非与/佛有缘者焉能办此董事邠州朱清欲记岁月前南充尉河池曹子楙为书颠/末以镌诸石是岁下五月中浣画士洋州王义本府雍文炳文兴张志全石匠杨□□□/施主官□□监军云统制杨统制刘统制□连□赵弹压符弹压曲水镇官王世威/帐前罗提举杨提督□缘赵林施主宝□□何忠堃智先

T10

北宋崇宁题刻

K3三世佛窟左壁下侧

北宋崇宁年间

行书

6-9

197×84

大梁刘子晋/全魏郭彦醇/北峰慈长老/□□崇宁□/□年季秋中旬

T11

弥勒佛座下题记

K3窟外弥勒佛单体石像底座右侧面

楷书

2-4

41×37

本县水东/里曾仲文/妻任氏/男云柱/母彭氏外凄王氏旧彭艮/一家等镌装/古佛一尊永镇金田者

                                      原载:《西华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