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溪县关隘寨堡简述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5-20 15:33     点击量:
 

    古代御侮设防,称陆路往来必由之处曰关,称济渡往来必由之处曰津,合称关津要隘。寨(亦作岩)即防卫所有木栅,又引申为营垒;堡本土筑防卫小城,一称堡垒,后堂为集镇地名。关隘之说,秦汉早有,寨堡首见于唐,宋代乃称设置在边区的军事行政单位曰寨,隶属于州或县。元、明皆因之。清王朝镇压白莲教农民起义军,在嘉庆时采用合州知州龚海峰据寨防守办法,名曰“坚壁清野”,通令川、陕、甘、豫、鄂各省所属州县乡村保甲扎寨屯粮,团练乡勇,以期自卫。白莲教农民军在苍溪往来征战达五、六年之久(嘉庆二年至七年),故建寨甚多。民国二十二年(1938年),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围剿”,采取的碉堡政策,也叫堡垒主义。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夏,国民党派来别动队在苍溪嘉陵江、宋江沿岸及部分要塞亦多建碉堡。抗日战争中,日本帝国主义大搞“乌龟壳”进攻我抗日革命根据地,也采取了这类的政策。

    苍溪环山带水,就其形势观之:巴江东障,剑阁西横,前接葭萌关之险,后据九龙山之雄,为大郡阆州犄角。控万山,扼两河,西秦锁钥,北蜀屏藩。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邑令丁映奎所撰《苍溪县志•关隘》云:“王公设险以守国,大而天下,小而一邑,胥莫外马。苍溪在保郡上游,考之前代,要害地也。今承平既久,而岩固之区,居然一方保障。”并列关隘寨堡之名二十七处。民国十七年(1928年)邑人李灵椿总纂《县志•寨堡形胜》亦云:“邑皆山地,嘉陵宋江两河贯其域中,沿边与阆、巴、南、广、昭、剑、南部七邑接壤,保境固圉,偏重东北,捍卫所资,有寨无堡,就地设险,因势筹防,要害之处,不一其名”。亦列有关隘山寨之名三十六处。今据两志所载,父老传说,核对历史,考诸地志,实地调查,将全县关隘寨堡六十有二划分为六大寨群:

一、东郊武当寨群

    1、武当山寨:位于城东三里许,山势壁立,东接塔山,西控壁尘,江流其下,由阆来苍,俨然为城东要隘。1933年王文焕同志曾在这一带组织中共地下党和农民群众凭借险要向驻城白军鼓噪夜袭,疲惫敌人,逼使敌军龟缩城中。

    2、避尘山寨:山高而陡绝,苍城之东屏也。

    3、紫阳山寨:山冈高起,四围悬崖绝壁,西之嘉陵诸山,东之宋江一带,皆历历在目,广、阆通衢经其侧,绾毂城东二十里之保障也。

    4、紫练山寨:在紫阳之南,尖峰秀起,位城东南二十里。北有鹰嘴寨,西有鸡公寨,前有金垭隘,后有紫阳山。三国时蜀将张飞战魏将张郃,曾屯兵于此。

    5、金垭隘系:县城正东十里为金垭隘,今名金垭子,又十里为烽火塘,南行十里为尖山塘。乾隆《苍溪县志》名尖山子,形势险要,过土地关入阆界。

    6、红军渡:位于城东八里,旧名塔山湾,据塔山之险,扼嘉陵江之冲,地形险要。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曾于1935329由徐向前总指挥亲临指挥,在此冲破白军河防,胜利渡江,北上抗日。为了纪念红军这一胜利,今勒石定名为“红军渡”,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丰功伟绩,永垂千古。

二、河西东青寨群

    7、老鸱山寨:民国《苍溪县志》:旧作老池山,一名凤头山,也作旗山,或曰倒返旗。山峰高耸,形势险要,上可控制谢家渡、庙垭寨、花家坝等处,下可扼望水垭、临江渡、少屏山、杜里坝一带,是县城西岸之要隘。山上旧日石刻“剑阁凤山”四字,明举人侯旻书。

    8、高城山寨:在县城西南二十里,四周壁立,有若石城,上有二峰,可遥望阆中。前有风斗垭,可控制镇水河边码头,后接盘龙寨山,当剑阁要道。

    9、飞凤山寨:右当阆、剑孔道,紧接阆界,下可控嘉陵江边之崔家口、涧溪口,上可扼八庙、盘龙庙,乾隆《苍溪县志》名盘龙堡,直入东青场。1935329红四方面军胜利强渡嘉陵江之后,曾在八庙场的金龟山玉皇观、守石垭等地击溃国民党二十九军田颂尧所部河防后备总队王志远旅,在盘龙庙击毙敌团长陈崇朴,在东青歼灭陈继善旅。

    10、鸣羊山寨:在县西南东青场之东,山势高而广阔,可容五百人,上通青山驿以达昭剑,右通阆,左通苍,居高临下,足资镇守,可断由剑入苍入阆去路。上有池水,冬夏不竭。1934年,红军解放嘉陵江东岸县城,国民党县政机关曾移置于此,负隅顽抗,大肆刮削民财,吃喝玩乐,人民斥之曰“鸣羊饭店”。

    11、青山寨:又名青山观、青山寺,古名青山镇,唐时最盛,为县西路要冲,南北朝萧齐曾移汉昌县治于此,至今犹存有古桕二株,大十数围,枝叶繁茂。前有龙门之险,左右皆绝壁,有坡曰龙王嘴,陡险万状,诚要隘也。

    12、钤旗山寨:在邑河西五十里,尖秀峭拔,为群峰所不及。宋宝祐时(12351258),长宁山守将王佐抵抗元兵,曾分小营于此为犄角,乃邑境西边之要隘。

    13、长宁山寨:在县西北五十里交剑阁界,山高而险,气势磅礴,江水绕其下。宋宝祐时守将王佐筑寨于此,死守鹅堡顶,与元兵相拒殉国。现王将军庙和寨堡、饮马池等遗址尚存。

    14、马桑垭:在城西三十里,原为县境与昭化、剑阁分界处,距场三里许,有土门垭可据险而守。

    15、贾家洞:在县西三十五里,据查县史,清嘉庆年间,白莲教农民起义军入苍溪河东村,乡人虑其乱世无避处,蓬一老叟谓众曰:此处有危崖峭壁,涓涓山泉,若凿石室,可为一方之保障。乡人从之,始创于嘉庆五年(1791年),后为贾儒珍所有,道咸间进行扩建修饰,刻名人字画于壁,遂成名胜之区。是可见避乱寨堡,后亦有变为胜地者。现已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三、阆、广驿道寨群

    16、土地关:在紫练山南,位城东南四十里,距阆中城北二十里,山峦起伏,狭谷幽深,悬崖千仞,绝壁万丈。古为瓦口关,山凹细处,连石天成,古时依山建有梯形城墙,长二里许,高一丈七、八,中有一门高约一丈。张飞大战张郃,先凭险固守,以老其师,后始挥军反攻。左右陡削,前扼嘉陵江天险,为保广之通衢,苍阆交界之雄关。

    17、小土地关:古名御侮关,在县城东南三十里,山势险峻,下临嘉陵江,群山环列,可以固守。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国民党反动派在关上建有碉堡,称其为射界广阔,展望自如,有瞰射之利。此关在阆苍交界处,即古瓦口关之要隘处瓦口隘。张飞与张郃大战于此,张飞凭瓦口关之险,转守为攻,智败张郃,郃退入汉中,史称“巴土获安”。现山腰原有张王庙和“古瓦口隘”石刻以及咸丰十一年碑记。

    18、烟烽楼:在县东二十里,古属烽火塘一线,位紫阳北山凹断处,南北贯保宁广元之通衢,宋抗金名将虞允文治蜀,遇军务急,辄兴烽火相应以告警。东西为苍溪到巴、南之门户。民国六、七年间(19171918)。股匪猖獗,欲扑苍溪,被官军截战于此数次。

    19、六包垭(槐树驿):在县城偏东北三十里,居玉女山肩脊,地名柴坡子壁立隆起,坡陡谷深,南北是广、阆通衢,东西为东河各乡入城要路,亦隘口也。

    20、玉女山寨:为六包垭坐山,冈脊上斗峦耸起,有石门。

    21、一碗水:在五皇铺(伏公铺)与白鹤铺之间,为阆、广驿道。山梁数里,如天生虹桥,左右深谷,亦甚陡险。

    22、八字关:又名五里子,即五龙驿,位于天池铺也金针铺上下五里之间,在县北八十里,明朝设有巡检司,清废。

    23、梅岭关:在永宁铺北,再北下为柏林沟,系苍、广两邑天然鸿沟,关踞岭头,天然门户。因山为固,居高临下,一夫扼守,百夫莫前。明代,在柏林沟设有百户。民国六、七年间,靖国军与北洋军相抗于此,垂数百日,县境极北之雄关也,解放前已属广元。

    24、驿道要地:城东北二十里烟烽楼,是阆、广通衢。坡名大石坎,石磴陡绝。又北行十里为槐树驿,东至烽火塘,经元马铺,渡东河四十里至歧坪、达文昌、东溪、龙山,由槐树驿北行十里为伏公铺,又北十里至白鹤铺,又北二十里为金针铺,又北十里曰天池铺,中有烟炖山,亦为古是烽烟设警处。又北十里为施天驿(一名施店驿),又北二十里为永宁铺,高冈直上十里,为北路要冲。并有白鹤观、玉屏观两山寨。上凌昭、广境域,东俯九龙诸寨,西控嘉陵江东岸虎跳、鸳溪、诚县北重镇也。

四、九龙新观寨群

    25、九龙山:在城北百里,为县境内第一大山,海拔1349公尺。雄踞三川、龙王、复兴三乡之上,扼五龙之左,控宋江之右。连峰耸峙,高逾龙撼(即东溪大小龙干山),岔岭错纵,纡曲盘回,叠嶂重崖,周亘百里,丛林密青,鸟兽宅窟,险道崎岖,登山折屐。旧日田土虽多,居民却少。中有石人寨、吞口寨、玄坛庙、望天观、阳岳寨、石笋坪、双剑山、笔架山、马鞍山、戴冠石等险山隘口,与五峰山、龙亭山连成一气。以山脊之新观场为最北处。三川场在其南麓;漓江、土鲤、石灶在其东麓;桥溪、喻家嘴、小新在其北麓。山高三十余里,地跨三区十一乡,与旺苍、广元连界,中饶动植物产。现已开辟可耕熟地十之六、七。民国六、七年间(19171918),川东北之股匪窜入县境,更番盘据此山,官军屡攻,不易得手,只得招安授官,而羁糜之。

    26、铁山关:在玄坛庙之北,龙亭山及九龙山之间,系两山断处,一石整连,势若虹桥,左右皆陡。明代为秦蜀通衢,明川北副使冯杰与兰、鄢农民起义军大战于此,冯战败被擒杀(见《明史》)。诚一夫可扼之地也。

    27、苟英寨:乾隆《苍溪县志》作苟殷寨。位于新观场之西北的金凤山巅。四面陡壁全用条石砌成,只有二石门可以出入,一门朝东,现尚存对联:“贼到山前皆惊吾石碟,鸟来寨外亦怯我弓张”,横额为“固若金城”。一门朝北,亦有对联:“恃险图存传自古,守坚防卫始于今”,客为“敌人胆破”。在十年动乱中,“红卫兵”曾掘出苟英墓碑。石碑正中有“平原隐士苟英之墓”和“大明崇祯十三年仲冬立”等大字。从其小字碑文中也还依稀可识所记苟英与驻守三寨(指苟英寨、侯家寨、黎山寨)的“侯老将军”(其名已毁蚀莫辩)联合设防之事迹。由此可证实明崇祯王朝在铁山关一带筑寨聚众,妄图顽抗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军是有军事防御的。

    28、侯家寨:是明末“侯老将军”所筑。位于新观之东南的杀猪垭山顶,其两侧山势险峻,寨堡前面有斜坡向前延伸至山之总路口,亦可谓南来北往之门户。

    29、黎山寨:位于新观之东北,在九龙山主干北支末端之黎山高岭上,是宋江西岸到新观的必由之路。山陡谷深,仅通一人一骑,而悬崖峭壁更难攀登。又在谷口建有与主寨相通的外寨一所,俨然为其前哨,亦是明末豪绅武装凭险设防之所。

    以上苟英、侯家、黎山三寨,构成九龙、新观寨群,成三角形,各相距十里左右。地形地物异常复杂,峰峦怪石起伏峥嵘,幅员辽阔形势险要,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据此,即可指控整个九龙山区西北部,东可渡宋水向大巴山脉之通,南、巴进发,北可以周旋于旺苍群山之中,西可以直伸广元而扼川陕通衢的咽喉之地,南可以出苍、阆,破剑阁而入川省腹地,历史上有:(1)明正德时兰、鄢农民军,明末李、张农民军,清朝白莲教以及民国时的红灯教农民军都凭险攻守,与敌周旋,取得了不少胜利。(21933年九龙山上下雍家河、龙王场一带,中共地下党员组织农民协会,发动农民抗税抗捐,凭险战斗,打死恶差三人、团丁四人,苦战数日后参加红军。(31934年红四方面军由通、南、巴、经老观、黄猫入苍之后,即西渡宋水,在黎山寨迤东地区一战而据九龙山,从此南下入苍城,夺得嘉陵江以东全部地区。1950年初苍溪刚解放时,国民党河南省主席赵子立率有残部一千余人欲上九龙山负隅顽抗,经我人民解放军围追至白溪沟,迫其缴械遣散。建国后,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在山口(即前山)办起劳改农场,近年又办起了国社合营林场,并在山上发现了猕猴桃资源。现在,九龙山区公路已四通八达。民国《苍溪县志》:“由伏公铺东下二十里为柳池坝,再下二十里为三川寺,九龙山之九龙、五凤、玄坛、新观等寨属焉。北四十里达龙王场,接广元界”。未记出重要寨堡铁山关和苟英、侯家、黎山三寨以及其它山寨。

    30、龙亭山寨:在县东北一百三十里,位于漓江和土鲤两乡之间,山似巨龙蟠踞,山上建有亭子,旧时为寨,易守难攻。现为多种经营基地,种植茶树二千二百多亩,发展桑、桐、红麻、水果,并引进栽培了猕猴桃,山顶有县办皮肤病防治医院。

五、宋江沿岸寨群

    31、大获城寨:在紫阳山东二十里,来脉来与紫阳相连,由华盖寺迎铜鼓山而下,凹峰成腰甚低,至此耸起一山,四壁陡峭石立,宋江包围东南北三面,扼邑东苍阆接壤之冲,为宋水下游砥柱,西与紫阳、烟烽相望,为苍城犄角,有四寨门,舍此不能上山。山城乃宋淳祐中,抗元名将四川安抚制置使余玠所筑,屯粮聚兵,以防蜀口。曾移阆州治于此,天险之石城山也。北麓为王渡镇。按《文舆纪要》宋绍定中,都统孙臣、王坚在此筑大获城后,安抚杨渊继筑,仅初具规模,余玠更建为名城,与嘉陵江中下游之南充的青居城、合川的钓鱼城齐名,1933813,红四方面军270团一个连在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农民武装——华盖寺铜鼓山团队的配合下,向驻大获城及其周围的敌人田颂尧所属罗乃琼师第十三团发起夜袭,拂晓攻克大获城,歼敌一个团,为古城增添了新的光彩。

    32、方山寨:在大获城东四十里,由平冈高起一岭百十丈,四面削成,若不与众山连属,远望若几案,其上平广有田,可住万余人。南北朝时移置方州于此。民国六、七年(19171918年),股匪挠境,居民多据寨自保,山北为白马驿(白庙场)。

    33、万安寨:在方山东,山底相连,尖峰突起,高等方山,登其顶,四周可望。寨门有对联:“山貌奇峰,英声频烈传千古;名气海岛,德著乡邦护万民”,横额为“万安寨”三个大字。盖亦明末农民起义,当地乡绅于此垒石为寨以自保。

    34、帝简寺:在白庙场北二十里,岳东寨东五十里,又名地擀寺,俗呼地界寺,均系音变。为县境东路之要冲。元、明时为重镇,明洪武时最盛。

    35、四峦寨:元坝镇渡江东偏去十里许,山势起伏,于高冈之上耸起四峦,居高临下,控制四围,中有屯扎处。为短兵搏战可攻之地。1935年,中共地下党曾在此领导农民展开抗捐抗税的斗争,1933年李开湘等同志曾在四峦寨、三堆石组织群众进行游击战争。1934年徐向前总指挥率领红四方面军曾经过寨前的五郎庙。

    36、胡李山寨:民国《苍溪县志》作狐狸山,称旧志有独尤山,或即此山音转,在四峦寨东十余里,高冈之脊,突起一峰,超出群山,东与方山相对,周围陡峭,有井泉,有石门,为上寨必由之路。四峦寨在其左。

    37、大营山寨:在胡李山北二十里,高岭耸峙,左右前后皆低。方山、胡李山两脉俱发于此,相传东汉马援行军征交趾(今越南),曾宿营其上,一作大营山。

    38、回龙观寨:在大营山北十余里,势高峻,北二里势若蜂腰长虹,名天生桥。

    39、立山寨:民国《苍溪县志》名离山,云“旧日为丽山”。为土鲤后山,与岳东寨隔宋江遥遥相望。

    40、岳东寨:在岳东场后,山高而陡险,坚守其上,敌不能攻,只有一门可上。

    41、云台寨:在岳东场北,青茨垭东,峰势插天,怪石奇立若人。故亦呼之为人头寨,或石人寨、石人山。清嘉庆时白莲教农民军首战告捷,大败清兵于上经。

    42、青茨山寨:由高坡场左下,有陈干坟、土门垭、大石坎至八字口,八字口左为文昌宫,南为玛瑙寨,寨下为得胜坪,迤东为运山坝,青茨山即在其右,与石人寨相连,今名青茨垭,可以控制县东一隅。清白莲教农民军多次活动出没于此,屡败清兵。

    43、玛瑙寨:在琳琅山之后,前为青茨寨、人头寨,下为八字口,后为虎形垭,山势高峻。清嘉庆四年(1799年)冬,白莲教农民军青年首领冉天元大败清兵于此,斩其偏将二十四名,尸横遍野,血流成渠。清总兵杨遇春以为是羊落虎口不吉之兆,乃将虎形垭改名为猫儿垭。

    44、琳琅山寨:由玛瑙寨山脉而来,在白庙之东,帝简寺之南,突起一山,绝顶高阔,古时为寨,乡人避乱,悉居其上,其良田数百亩,美池一口,曰金鱼池。后为风景胜地,故有琳琅之雅名。今金鱼池尚存,无论旱涝,而水不消涨。民国《苍溪县志》云:“山中从来无冰雹。”

    45、龙撼山寨:在县东北二百里,又名龙干山或龙冈山,位于东溪场北十余里,由高坡场后之三角山蜿蜒而来,与九龙山隔宋江相望,亦为东河最高之山,并有大龙干、小龙干之别。中有风洞垭相连,冬季积雪,春季不消,地形复杂险要,古为兵家要地。据其上,枪炮不能达。北边悬岩与旺苍界。建国后大力发展多种经营,曾种植药材,近年来栽培不少猕猴桃。

    46、尖山子寨:是桥溪和喻家嘴的后山,高而开阔,山名大坪。北与旺苍接壤,亦即九龙新观寨群之外围。建国后,在其上建有小乙型水库三座,水位极高,灌溉面积亦大。

六、东陲龙山寨群

    47、龙山寨:在县东百五十里,由柏杨垭起,过分水岭上二郎坎陡坡,连结为龙山,冈峦层叠,气势磅礴。乾隆《苍溪县志》名龙山关,在塔山东,相隔三十里,踞冈峦之脊,俯视四周,易于防守,难于进攻,左为龙山场。

    48、塔山九龙寨:在方山东四十里,双河场后面,琳琅东迤,三峰并峙,成笔架形,峰峦迭起,势高峻,层山蝉联,不易攻上。

    49、运山寨:运山脉由玛瑙寨来,文昌宫下有权家寨,独座山、二龙山由此分支,左为元山,右为猫儿垭,运山其中支也。一峰突起,有飞来之势,可资防守,为沈、卢两姓乡绅避乱之所。古有神话传说为三溪口之一阜,飞入运山坝之中云。

    50、文家寨:在运山之下的岩洞中,为乡绅文姓避乱之处,可容百余人。洞门上刻有“中流砥柱”横额,亦有对联(未详)。

    51、得胜坪:本玛瑙寨山坪,清嘉庆七年(1802年),总兵杨芳以数万大军镇压白莲教农民军于此,僵尸数里,血满草原,自以为“得胜”,因而命名。民国《苍溪县志》记:“侯爵杨芳征白莲教匪至邑东北龙山之玛瑙山坪擒其匪渠,因名其地为得胜坪。”

    52、权家寨:乾隆《苍溪县志》名铨子寨。铨有坚铁之意,清嘉庆时,权姓乡绅避乱于此,改名权家寨。紧靠文昌场之东,山脉本与文昌宫相连,方峦突起,四面皆陡,远望之若旗杆。山顶有良田百余亩,有泉池三,寨门一,可以固守。明末张献忠农民起义军未曾破此寨。民国十四年中,温全武红灯教农民起义军曾从石灶、光山子退守此寨,后因众寡不敌,弃寨而走。寨门一联:“寨压群峰晓,文光万里明”至今尚存。

    53、元山观:在文昌宫南,峦高而形圆,嘉木葱茏,上有文昌古庙,为刘姓乡绅避兵处。今尚存通天洞、鸳鸯树等胜迹。

    54、高坡寨:是县北之边关,陡坡十里,望而生畏,左有红岩土寨为其前卫,右有柳溪深沟,进可以经大小龙干而控制东河,退可以凭依山峦而据三溪口,地势十分险要。建国后,人民政府公安、民政部门曾分别在高坡、三溪办起游改、劳改农场,驻扎公安部队防守。

    55、三溪口:居县东北角,距高坡30里,长30余里,山峦林立,形如群岛,相传为整一百个小阜。地势险要,林木茂密,西北悬崖绝壁,下为柳溪沟,壑谷幽深,与旺苍两河乡接壤。建国后,省、地曾办劳改农场于此,垦地上千亩,现辟为国营林场猕猴桃人工栽培试验基地。

    56、方水井寨:在高坡场东南,由二郎垭来脉,挺起高峰,出群山之上,四壁陡绝,东望廻龙乡,下连宝鼎山,为县境东北之险隘。

    57、黄猫垭:为苍溪、南江交界处,距场三里许有老鸦寨横亘在前,山梁纵横,四周平坦,展望自如。19349月,红四方面军由通、南、巴入苍,与白军大战于上经,在高台寺地方歼敌二十九军曾南夫师两个整旅,击溃援敌十余个团,是有名的黄猫垭之战。

    58、熨斗寨:由黄猫垭来脉,山欲断而复连,方峦耸起,如熨斗然,有险可守。

    59、盘龙寨:紧偎黄猫崛起,若孤山独耸,势亦险峻。悬岩凹处,有石莆如黄猫一对,场以是得名。

    60、帽盔寨:黄猫之下有天马山,由此东迤为石马场,南迤为青龙寨下白云山蜿蜒大峰山,帽盔寨即在其上,吴垭庙捍卫其前,九峦洞环护其后,乾隆《苍溪县志》名吴垭堡,寨居文昌宫南,店子坝后,山如帽覆,奇险天成。民国时为向姓团阀所据,横行一方,寨下过松搭桥,即彭店场。

    61、雷包寨:为石马场后山,与真武宫迤连,园山突起,树木荫翳,石马场民,藉资守卫。

    62、牛角寨:在石马场东南,当龙山之东五、六十里,为县境之极东边隘,山脉北与老木垭相连,蜂腰细处,高峦突起突伏,牛角寨即其第三峦,更高险,只一门可上。

结束语

    详察寨堡之制,重在防守,进攻则待机伺隙而行,是其次也。遍观我县要隘雄关,可列类为五。

    1、元戎名将争城争地,凭险坚守,经老敌师,转守为攻,而获大胜者如瓦口隘。

    2、忠臣义士防御外寇,保卫国土,凭山水之险,筑城建堡,烽烟告警,聚兵屯粮,死战殉国者,如烟烽楼、大获城、鹅颈堡。

    3、农民起义军东西转战,南北袭击,利用高山深谷,险关要寨而围攻聚歼来犯官军者,如铁山关、人头山、玛瑙寨、青茨垭。

    4、红军入苍,进行革命战争,凭据高山狭谷,山水要冲,因势攻守,游击奇袭,破敌江防,大获全胜者,如黄猫垭、四峦寨、三堆石、铜鼓山、红军渡、金龟山、盘龙庙等,这更为中国近代史写了光辉的不朽篇章。

    以上四例,就千百年及近代历史试析之,确为我县关津生色,山水增光不少,皆大书特书之。

    5、此外,更多的寨堡大都窟居高山,间亦窝藏幽洞,全为明清时代乡绅豪门、巨族大姓为逃避农民起义军而自建。诸如九龙山寨群、东陲龙山寨群,率为侯姓、李姓、文姓、向姓、权姓、沈姓、卢姓、刘姓等恃险保家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