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达开宜宾遭遇滑铁卢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8-22 17:48     点击量:
马恒健
 


横江血战旧址


横江太平军卵石战壕


横江伏龙口地势

 

中国近代史上,太平天国是一段极具争议的“农民起义”政权,而太平军中,翼王石达开是最令清兵和湘军头疼的一员悍将。离开洪秀全的石达开南征北战,四进四川,1863年初,他在宜宾境内和四川总督骆秉章率领的清军,进行了一场空前惨烈的激战,结果兵损4万,元气大伤,这也为他日后折戟安顺场大渡河埋下伏笔。

那么,这场双方共投入30万人马、激战20余天的横江大战中,石达开是如何转胜为败、损失惨重的呢?请看——

十 九 世 纪中叶,在中国西南腹地的险山恶水间,一场有数十万人绞杀的史称“横江大战”的战役,改变了中国近代史的进程,实际上决定了企图占领成都、从而期望与天京的洪秀全遥相呼应的石达开的最终命运。

横江,是四川宜宾县一个与云南水富县隔河相望的小镇。在横江伏龙口宽不到两百米的逼仄峡谷之中,秦始皇开凿的川滇间的官道“五尺道”,至今仍蜿蜒于峡谷山间;历代运铜进京运盐入滇的水道关河,仍在峡谷里奔腾不息。

两次渡江均告失败

自清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石达开率10万西征军进入贵州、云南后,他便坚定不移地要实现“久想占据四川”(《石达开自述》)的战略意图,并写下了“踏破河山胆气豪,偏师入蜀斩蓬蒿。临当痛饮黄龙酒,不灭清妖恨不消”的豪迈诗句。

这一年,石达开先后率军于4月和7月,分别在忠州、丰都、涪州一带和江津、合江一带试图突破长江天险,进占成都平原。但是,两次渡江均告失败。

于是,石达开于10月在云南镇雄兵分五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川南,克筠连、占高县,进至自古有“川滇门户”之称的宜宾县横江镇、双龙镇一带。

伏龙口的奇特地势和横江镇堡垒般的清代民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里,是石达开总结前两次渡江失败的经验后精心选择的一处渡江基地:伏龙口峡谷里,关河河床狭窄河道深切,一旦涨水,其河水被挤压而出,形成了异常汹涌的水势。汛期一到,大部队舟船便如离弦之箭从峡谷中射出一般,一举冲抵关河与金沙江垂直交汇的金沙江北岸,然后踏上进攻川中成都平原的坦平之路;横江镇乃商贸重镇,易于征集大量船只,又因该镇常有匪患,故民居的门墙大多以大条石垒砌,门坚墙高,每一个宅院都犹如堡垒,一旦外围不守,也可凭巷战抵抗。

四川总督孤注一掷

因此,石达开率部在横江、双龙、捧印、张窝一带构筑了大量的营垒城堡,坚守这一处强渡金沙江的绝好战略据点。为此,他通令全军:“誓必渡此金河。兵士之有功者军功检点职衔,功高者赏侯爵。”

老谋深算的四川总督骆秉章,识破了石达开的战略意图,他用最快的速度跟进,将四川境内能调动的全部清军,集中到横江周边,并兵分三路,欲对太平军进行“兜剿”:北路,于宜宾安边镇金沙江北岸设防;南路,由高县、筠连向横江进攻;西路,则于云南盐井渡、大关一带堵截。四川总督骆秉章孤注一掷,决心不惜任何代价,抢在来年关河涨水之前,将太平军聚歼于金沙江南岸。

横江,是石达开的大部队强渡金沙江最后一处理想之地,石达开不愿放弃,也不敢放弃:就在此决一雌雄吧,反正是迟早的事。

1863年1月8日,双方共30万人马参战的横江大战爆发。当天,骆秉章如此向朝廷奏报战况:“石逆知我军渐逼,乃于双龙场增贼营三十余座,势将久踞以老我师。而横江、双龙两处贼垒林立,卡坚路险,我军迫欲急攻,贼(营)中炮石雨下,(我)不免多有死伤。”

清军顽强损失惨重

战事一开始便直接进入高潮。横江大战主战场,位于横江镇以西1公里处白果坪。

据当时骆秉章给清廷的奏折称:“其时(关河)两岸聚集悍党数万,夹河为垒,环筑木城土卡……横江镇西二里,黄鳝沟之贼军,三四万人伏墙死拒……铅丸将尽,继以锅铁碎石。”

黄鳝沟,成为有确凿史料记载的发生激战的具体地点。此沟是横江镇郊外的制高点白果坪与另一座山峦之间的沟壑,因沟内土壤颜色自古至今与横江的红土地不同,呈黄褐色且曲曲折折,故名黄鳝沟。

当年,太平军的主阵地设于白果坪,其西临黄鳝沟一侧地势较缓,便成为清军的主攻方向。由于战斗惨烈,清军的每一波进攻之后,沟内都被尸首填满。一旦战斗稍有间歇,太平军便迅速将清军尸首清理至沟口,使之作为肉体障碍物。而清军在每一波进攻之前,为使道路畅通,也顾不上对战友遗体的妥善处理,直接将沟口的尸首纷纷拽入关河。

双方激战20余天,太平军各营垒岿然不动,清军却大量伤亡。战局对清军明显不利。

形势逆转石军惨败

1863年1月30日凌晨,横江镇突然鼓声大震,号角齐鸣,由云南提督胡中和率领的一支清军,从该镇后山小路破卡攻入镇内。这是因清军在强攻受挫后,千方百计探得了一条通往横江镇的山间秘道。与此同时,被清军暗中收买的石达开部将郭集益、冯伯年也里应外合,同时对双龙场太平军发动进攻。

转眼间,形势逆转。石达开只得率余部由横江镇以南的燕子坡渡过关河,退往云南昭通、东川。白果坪的太平军,为掩护大部队撤退,与清军激战后全部阵亡。

横江大战,太平军阵亡的将领达50名,近4万士兵战死疆场。清军的伤亡也十分惨重,除游击将军胡万浦、都司胡东山等众多将领被击毙,身居高位的重庆镇总兵唐友耕也左腹中枪。

如今,10万太平军血战横江时垒砌营垒战壕的无数卵石,如战死于此的4万太平军将士的不瞑之目,仍俯视着滚滚北去的关河……

                                                                                                                   来源: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