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关蔡锷拔剑有遗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9-05 16:29     点击量:
雪山关北关
雪山关北关
在雪山关向四川方向眺望。
在雪山关向四川方向眺望。

  在赤水河四川一侧连绵不绝的群山之间,有一座筑于古盐道之上的雪山关。此关海拔近1800米,筑于明代洪武年间,是为防止滇黔诸夷北犯而建,又因扼川黔盐运要道,顺便征收些过路钱。

  由于明代以来川黔间并无多大的战事,锁钥黔滇的雪山关,浪得了一个“蜀南第一雄关”的虚名。如果不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极其重要的“扳道工”——护国将军蔡锷,在中国历史的列车好不容易驶出封建王朝的终点站,却又倒退回去之际,在彩云之南拔剑而起将列车重新引向共和之路,它恐怕已在历史的长河里悄然隐去,不再泛起波澜。

  促使我前去瞻仰雪山关的,除蔡锷将军打响讨袁护国第一枪的壮举,也因为那副令人热血沸腾、正气凛然的对联:“是南来第一雄关,只有天在上头,许壮士生还,将军夜渡;作西蜀千年屏障,会当秋登绝顶,看滇池月小,黔岭云低。”

  蔡将军从昆明誓师出征,由滇入黔,至泸州纳溪一线与袁世凯的军队血战,征途千里,唯独在雪山关上吟出如此豪迈而壮丽的诗篇,一定是雪山关独特的景观与历史底蕴,拨动了他本已壮怀激烈的心弦。

  杨升庵谪戍云南经过地

  雪山关坐落在叙(叙永)赤(赤水河镇)公路西侧几公里的山上。我们沿通往雪山关的古盐道,向关口攀爬。

  如同大多数雄关一般,雪山关坐落在两座如挺拔的乳头的山峰之间,将狭窄的隘口完全阻断。而与其它雄关不同的是,它没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城堞,没有威风凛凛的敌楼,仅是一幢正面宽二十多米、高六七米的石砌房屋。不过,一道高近三米的拱形城门,明白无误地告诉叩关者,这是军防要塞。

  走近关门,门楣阴刻的“雪山关”三个大字映入眼帘,这是雪山关的北门,面向四川。大门两侧的石门枋上,刻有一对联:“孤城万仞山,羌笛春风吹不度;八月即飞雪,玉门秋色拟平分。”联中借用唐代诗人王之涣《凉州词》中“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名句,描绘出雪山关的高峻耸拔。门前的石板道旁,是一列镌刻历代墨客骚人咏叹雪山关诗词的石碑。

  明代四川状元、著名诗人杨升庵谪戍云南永昌卫,屡次途经叙永雪山关,留有“雪山关,雪风起。十二月,断行旅。雾为箐,冰为台。马毛缩,鸟鸣哀。将军不再来,西路何时开”的诗句。此诗吟唱出雪山关的雄伟气势和翻越雪山关的艰辛,自然被后人镌刻于石碑之上。

  蔡锷将军在此拥兵护国

  登临雪山关之前,从一些游记

  得知,有一老太婆常年居于与雪山关连为一体的凌峰寺内。见关门紧闭,我上前叩门,却始终无人应答。后来听说,里面并无历史遗物了,仅供奉着玉皇等诸神,并贴有孙中山、毛泽东、朱德的画像。

  我从面对北关门的右侧坡上绕过雪山关,便来到南关门,也就是面对贵州的一方,脚下,便是四川盆地最南缘了。

  南关门的形制,与北关门相似,其门楣上,依然有“雪山关”三个大字。石门枋上,蔡将军那副气壮山河的对联“是南来第一雄关……”赫然在目。驻足细看,以行楷书写的这副对联,笔力遒劲,落款时间为“民国十年辛酉秋九月”。

  1916年2月一个大雪漫天、寒风呼啸的日子,手执马鞭、身着戎装的蔡将军伫立关前,注目关前关后峡谷里奔涌的护国军第一军二、三梯团千军万马。此时此刻,他的耳畔,一定回荡着在昆明誓师讨袁的震天呐喊;当然,在他的心底,也泛起缱绻缠绵的漪涟,那是红颜知己小凤仙与他一别永诀时,吟唱的“化作地下并蒂莲,再了前生愿”……于是,那一副浩气长存的千古名联,便从蔡锷心中奔流而来。

  护国战争结束后,蔡锷的喉症加剧,于1916年11月8日在日本福冈长逝,年仅34岁。1917年4月12日,蔡锷魂归故里,国民政府在长沙岳麓山为他举行国葬,他因此成为民国历史上的国葬第一人。

  小凤仙高山流水觅知音

  北京举行公祭时,一位身着素服、臂戴青纱的美丽女子,在蔡公灵前深深地鞠躬,并送上一副挽联:“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哪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当在场的人们意识到她身世不凡时,她却悄然消失了。这位女子,就是当蔡锷曾经身陷囹圄、壮志难酬之时,以柔弱的双臂助他鲲鹏展翅、重上九霄的小凤仙。

  在中国历史上,英雄与美女的故事数不胜数,而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本应是近现代史上广为传扬的英雄与美女佳话,却因为爱得深沉、隐讳而显得扑朔迷离。

  大约在1949年,小凤仙在沈阳做了四个孩子的继母。多年后那四个孩子中的一位,在已成为老人时回忆道:“继母特别喜欢一张照片,她总是拿出那张照片静静地看,看照片时也从不忌讳我们,那是她和一个年轻将军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很英武,肩上有着很大的章,衣服上还有很多金黄色的穗。我曾问她,"这是谁啊",她淡淡地一笑回答,"这是一个朋友"。”

  弹奏过高山流水的琴弦,注定只为知音而鸣,否则,它宁愿蚀断;曾经沧海的淡定一笑,注定只为一人而灿烂,否则,她宁愿沉默。

  蔡锷将军离开四川赴日本治病前曾留言:“锷一苇东航,日日俯视江水,共证此心,虽谓锷犹未去蜀可也。”将军不死,他隐于巴山蜀水间…… 
                                                                                                                                   
                                                                       作者:马恒健    2015-08-15 05:23:40
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