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十大抗蒙遗址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7-03 12:33     点击量:
 

除了钓鱼城、白帝城,你知道重庆还有哪些抗蒙历史遗址吗?昨日,重庆市地理信息中心、重庆地理地图书店发布《重庆山城遗址地图(南宋)》,收录重庆境内现存的十大主要抗蒙遗址。拿着地图,你既可了解这段发生在重庆的辉煌历史,也可到这些遗址探访。

地图编制方介绍,南宋抗蒙山城遗址是13世纪中晚期南宋王朝为抗拒蒙古军事扩张而建的城堡群落,也是重庆众多古代城池遗址的最重要代表。1242年,时任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余玠为抵抗蒙军,采取依山制骑、恃险拒守、以点控面的方略,筑钓鱼、云顶等10余山城,各城相互声援,构成一个有效防御体系。之后继任者王坚、张珏继续组织军民在今川渝地区修筑数十处山城,形成更加完善的山城防御体系,抵御了蒙军攻势,延长了南宋王朝的统治,对世界文明进程也产生深远影响。

以重庆城为中心的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是继我国春秋战国时期的城池筑城体系和秦汉时期的长城筑城体系之后的一种全新形式,城塞的构筑规模大、军事功能强,最突出特点是:以险筑城,城塞一体,防御阵地坚固,有田池林木可供长期驻守;以城塞为点,以江河为线,形成了点线结合、网状分布的防御格局;以重庆为大本营,以钓鱼城为屏障和支柱,既有梯次配备、重点部署,又有一定战略纵深。

重庆作为宋蒙(元)战争的主要战场和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境内已发现约20处重要城址,这些遗址大体沿嘉陵江、长江两岸分布,其中的合川钓鱼城、万州天生城、渝北多功城、南川龙岩城、云阳磐石城等保存较好,历史价值较高。
 


 

合川区钓鱼城

钓鱼城遗址位于合川区东城半岛的钓鱼山上,是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中最重要、也是最著名的山城据点。合州军民在守将王坚、张珏的率领下,凭借钓鱼城天险浴血奋战,历经大小战斗200余次,抵御了蒙元倾国之师,创造了守土抗战36年这一古今中外战争史上罕见的奇迹,延续了宋朝的统治,缓解欧亚战祸、阻止蒙古向非洲扩张,被誉为上帝折鞭处。

渝中区老鼓楼衙署

老鼓楼衙署遗址位于渝中区解放东路巴县街门片区,20104月被发现,目前已发现宋代夯土包砖式高台建筑、明代院落基址及宋元至明清时期道路、水井、灰坑等各类遗迹。遗址在南宋时为四川制置司衙署所在,即当时抗蒙名将余玠帅府,是南宋时期川渝地区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也是重庆已发现的等级最高的建筑遗存。当时,大部分抗蒙山城体系各据点城寨守将的任命、作战任务的布置,都由这里下达。

涪陵区三台城

三台城遗址位于涪陵城西长江北岸的李渡街道玉屏村,本名三台砦,因西面小溪与长江交汇沿岸成三角阶地三迭,故名三台山。从长江南岸眺望,三台城如一只墩坐江边的硕大乌龟,因此又称龟陵城。三台城创筑于宋成淳二年春,其后南宋涪州将州县治所由长江乌江交汇处的涪州城(今涪陵城区)迁至此,以抗击元军进犯。因此,三台城也是南宋抗蒙山城防御体系中的重要据点。

南川区龙岩城

龙岩城又名马脑城,位于南川区东南38公里的马嘴山上,是南宋末年为抵御蒙军而修建的作战防御城池。龙岩城的城门三面悬崖绝壁,只一独径可上,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入。因为地势险要,龙岩城直到最后也没被蒙军攻陷,因而被誉为不败之城、南方第一屏障。

渝北区多功城

多功城遗址位于渝北区翠云街道翠云山顶,呈椭圆形,于南宋咸淳年间所筑。城寨选址嘉陵江东岸,同时扼守当时钓鱼城通往重庆城的陆路要道,构成了南宋末年保卫重庆的近郊防线,在抗蒙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云阳县磐石城

磐石城又名大石城、磨盘寨,位于云阳县新县城至高处,形如巨大磨盘故名。此处地势险要,扼长江与澎溪河,军事地位极为重要。南宋末年在此筑磐石城防御蒙古军队,与万州天生城、奉节白帝城等一起,成为扼守三峡的要冲,是川东峡江地带的重要抗元据点,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寨。

巫山县天赐城

天赐城遗址位于巫山龙溪镇天城村的天赐山,前依险峻地势,后靠U形山坳。南宋景定三年在此筑天赐城,成为战略要地。如今,天赐城尚存大石碑崖刻等三处遗迹。

奉节县白帝城

白帝城宋城遗址位于瞿塘峡口长江北岸(非现在的白帝岛),辖地涵盖今天三峡广大地区。宋城依山面江而建,地势险要,是南宋抗击蒙古军队的军事重镇,也是最后才被蒙古占领的城市之一,现存城墙等遗址。

万州区天生城

天生城位于万州城区西北一公里处,因山势雄奇、四面悬崖、自然成城而得名。南宋末年,天生城是南宋守将上宫夔抗元据点,与合川钓鱼城、忠县皇华城等一起是宋军的抗元据点。天生城为古万州八景之一。

忠县皇华城

皇华城遗址位于忠县县城城东浩翰长江之中,现为一座方圆1.4平方公里、海拔272米的孤岛。南宋末年蒙兵大举攻川,宋度宗下令在岛固山为垒,依江为池,据险筑城,并将咸淳府也迁于此岛。皇华古城为宋末抗蒙基地,是当时川东抗元名城,如今岛上犹存古城残墙,有晚清村落遗址及宋、元、明、清古墓群。

        来源:《重庆晚报》2014年1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