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顺虎头城寻古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05-27 22:00     点击量:

 

邓 科

前不久,我和友人前往富顺县怀德镇虎头山,寻访七百多年前南宋抗元的著名寨堡虎头城。

停车在虎头村问路时,一个五六十岁的乡民老嫂子,主动跳上车来带路,不禁使人感动。到地点下车后,在半山腰几栋红砖楼房的背后,树林藤蔓掩蔽着一个城门洞,洞里还堆放着农家烧火用的木柴。当地人说,这是虎头城外城的西城门洞。将至山顶时看见一大圈突兀的褐红色岩石,岩石之上是条石修砌的城堡。低矮处丈多高,巍峨处两三丈。直觉告诉我,这便是虎头山的内城。透过城墙斑驳的历史烟尘,我眼前仿佛奔突出当年宋元交兵的惨烈战场……

自公元1206年铁木真建立大蒙古国开始,仅用十七年时间,蒙古铁骑便横扫欧亚大陆。之后,四年灭西夏,七年灭金朝。1235年开始,蒙军大举南下,遭到南宋军民的殊死抵抗。宋蒙之间的惨烈鏖战一直持续了45年,其中富顺虎头城的攻防战就长达十年。公元1241年,蒙军大举进攻西川,夺取成都,战况紧急。1242年南宋兵部侍郎余玠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兼知重庆府,主持全川防务,采用“依山为垒,设险守蜀”的战略,建立“山城寨堡防务体系”。 四川军民沿长江、嘉陵江、岷江、沱江据险修筑寨堡城堡,仅川南荣、威、富一带就修筑了荣县大刀寨、威远凤凰寨、富顺虎头寨等多座山寨堡垒。

富顺当时设监(相当于州),监所在富义镇,局势紧张时迁监所上虎头山并垒高外墙,加固内墙,将虎头寨升格为固若金汤的“虎头城”与蒙军对垒。同时还将虎头山下几十里沱江水面,建成樯帆如山丘一般的水寨,与虎头城互成倚角。山上山下,三里一岗,五里一堡。虎头城中,知监办公,将士守城。还开掘有白鹤井、大水塘,又广积粮草,锻造兵器。小小一座虎头城,加上水寨,最多不过两三万人马,竟对抗着十万蒙元大军,生死鏖战达十载,与合川钓鱼城、泸州神臂城一样在南宋抗元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蒙军对钓鱼城、虎头城等久攻不下,就沿松潘、泸定、大渡河绕行川西高山峡谷及吐蕃境,攻取大理国,由黔、桂、湘大迂回直取南宋都城临安(杭州)。到1275年富顺知监王宗义见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为了避免元军屠城,才投降了元朝。

我一路遐想一路拍照,穿过松树林来到高耸云雾中的虎头顶。此处左面沱江奔腾,右面深谷雾绕,前头岩石突兀跌下形成两个小小的半悬空台面——这便是远处看到的“虎口虎牙”亦即流传千古的“梳妆台”——据说当年守城将军的夫人为了稳定军心,每天都要冒险爬上那悬崖去梳妆打扮一个多时辰。全体军民看到她美丽的身影就知道将军在、希望在。将军娘子的梳妆竟成为了战火硝烟中的靓丽一景。

我们采访了二李一张三位世居山上的耄耋老人。他们非常热心地领着我们去寻找尚存的古迹,把东城门、伏虎寺、关圣殿(原监衙)、大附洞、白鹤井、古堰塘等等,一一指给我们看。张公公还告诉我们,关圣殿前原有一对几百斤重的石狮子,前几年被“黑脑壳”偷走了……当年勇士们为卫国献身,而今贪财者为金钱丧德,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啊!想着历史的曲折进程和民族的分分合合,蓦然,一位朋友写的诗从脑海里跳了出来:“战火硝烟漫帝京,长城万里骨堆成。英雄成败黎民死,历史车轮带血行。”我发了一会呆,几行断断续续的文字冒出心海:

暴走采风古雒州,虎头岗上抗元楼。

方山寨堡坚如铁,碧水樯帆密若丘。

十载攻防终止熄,千秋臧否总难休。

从来征战君王事,百万生灵血白流。

\

                                                         
文章来源:自贡网,2015年2月27日。